愿绝望与您同在,王女殿下
时间:2020-12-20

『在这尤西利斯王旗的见证下,尼希莉丝雅王女殿下,你将受到最终的审判。』礼司仪慈祥却残忍的宣示在王室广场上回荡。
『尼古拉王子殿下呈交给王室仲裁院的控诉和证据,您可有异议?』礼司仪控制着感情,却无法掩饰眼中的痛苦,这位年老的老人在陪伴着尤西利斯王朝度过许多风雨后,第一次为一位王室成员露出强烈的感情,他期盼地、无用地看着广场正中央的黑发年轻女子。
女子,或者说刚刚成熟的少女并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辩解,她白皙的脸颊上未露任何表情,她只是睁着天蓝色的双眼,怔怔地看着高位之上的人,她的弟弟。
长久的静默后,礼司仪终于打破了全场的寂静。『那么,王女殿下的叛国罪就成立了。』他顿了顿『从此以后,殿下将失去』殿下『称谓,被王室抛弃,失去先王遗嘱中第一顺位继承权,成为』罪之王女『,您可有异议?』纵然心痛万分,他也必须顺应流程,他只是司仪,王室两大集团的冲突,他无力插手。广场边的百姓默默地等待着一切来临,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从16岁开始就为尤西利斯王朝呕心沥血的王女殿下是无罪的,但他们无法改变这一切。
『经过仲裁院的商议,我们决定对』罪之王女『尼希莉丝雅·尤西利斯施行』深渊『刑法,希望以此警示后人,望大敌当前,不要在发生高层辜负百姓的事件!』说完这句话,礼司仪老人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他深深的呼吸,看着不远处那美丽迷人的身影,那白皙的肌肤,继承自先王的双瞳,继承自先王所爱妾侍的纯黑长发,所有人,除了王子殿下集团,心中未来的王。他将残忍地看着这位殿下步入地狱,却无能为力。
女子仍没有任何反应,即使是只存在传说之中、无比可怕的刑法落在身上,她也无动于衷,只是看着她深爱的弟弟。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呢,国师?』王子痛苦地撇过头,问他的国师史蒂姆。
『因为王女殿下拥有王室第一顺位继承权,又得到精灵族的王族认可。』史蒂姆恭敬地弯下身,侧到王子耳边『那么她将会成为尤西利斯王朝永远的王。您和您的后代将失去统治王朝的权利,永远。』在王子看不到的地方,史蒂姆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随后隐去『而且明明是女人,明明是庶出,为何她就能掌权,您甘心吗?』『不要再说了,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尼古拉王子,如今未来的王小声地念叨着,他偷看着他最爱的姐姐。
『现在,开始行刑。』礼司仪终究高声宣布。
你不该这样做的。尼希莉丝雅任坚硬的翠晶石空心柱从脚旁升起。
狭窄的柱身将她逐渐囚禁,这只是开始。
我没有选择。尼古拉王子闭上眼。
召唤师在翠晶石柱顶端张开结界,恶臭开始向柱内涌去,数只丑陋、带着粘液的触手向美丽的王女伸去,那是华多拉淫淫之兽,女性的地狱。
你还未成长到足够接手王位的地步。触手已经近在眼前,王女仍凝视着她从小照顾到大,一起成长的弟弟。
我也有自己的野心。王子低下头。
触手终于触及王女,由于柱身的狭窄,触手几乎堵塞了所有的空间,像一团腐肉一般在其中旋转,蠕动。生物的本能让它们找到该去的地方,王女终于叫出声,随即嘴巴被触手淹没,她痛苦地摆头,却逃不出触手的侵袭,以及,猛烈地抽插。王女将带着素白色锦布金丝手套的手贴在柱内壁上,随即被稍微细瘦的触手紧紧缠绕,拖回肉团之中,喉咙的强烈不适,让王女的双脚开始踢打,随即她被高筒素白皮靴和黑色长袜包裹的双腿也被触手缠上。下一刻,最剧烈的挣扎开始,因为三只粗壮的触手伸向王女的下体,她的王室礼服下摆被撕裂,触手凶狠地撞击着王女的下体,不知是挣扎还是抽插的缘故,坚固的翠晶石柱内肉团剧烈地翻滚着,偶尔看到尼希莉丝雅王女被纯白色王室礼服碎片包裹的白皙肌肤,有时看到她四散开的黑色长发,却随即淹没在紫黑色,充斥粘液的肉团之中,柱底在仿佛肥油榨取的淫兽进袭击中滑下薄薄的一层粘液,淹没了王女的靴底,那是最恶心、最粘稠的液体,无法用水冲洗掉,而现在那白色的粘液浸泡着王女的全身。
我不怪你,我的弟弟。姐姐艰难地将头伸出肉团,裸露的左眼向她的弟弟投出柔和的目光,随即消失。王女再也无法看见,听见,呼吸,只有身体能传达给她地狱一般的感官,因为召唤已经完成,庞大的华多拉兽像软体动物一样滑入柱内,翠晶石柱顶端开始合拢,细微的触手交织在一起遮挡住王女的视线,细微的触手钻入王女的双耳使她失去听觉,细微的触手钻入她的鼻,使她无法呼吸。
挣扎没有用,一切只剩下粘稠、恶心和无序持久的抽插。
对不起,我的姐姐。弟弟痛苦地抱着头。
『当罪恶的惩罚之液漫过罪者的头顶,一切罪孽将被宽恕。』礼司仪开始祷告。睡尼瑪逼,起來擼他不知道被赐予永生的王女会不会因为被那该死的液体送上天堂,但他希望尤西利斯王朝的永远的王女尼希莉丝雅能得到安息。
沉默的群众终于开始痛哭,为一个『有罪之人』,为一直努力让国家逃脱铁血帝国践踏整整7年的王女殿下,尼希莉丝雅。
是王女什么都无法知道了……
她会永远伫立在尤西利斯王朝中央,直到王朝走向毁灭…………………………………………………………第一章战争的进程并不理想。
自尼希莉丝雅王女失去『殿下』称谓接受惩戒之后,百姓和军队便失去了信心,尤西利斯王朝的领土在西法帝国的铁蹄践踏下快速地丢失。尼古拉王子并非是合格的王,他是懦弱的,他的军事能力也非常平庸。每日每夜,悲伤失望的群众便会来到王室广场中央,跪拜在翠晶石柱下,希望他们心中的女战神、女王陛下可以保佑他们,尽管良知让他们期望王女殿下能得到安息。
从『审判日』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多,华多拉淫兽的剧烈翻滚已经停歇,人们知道尼希莉丝雅王女不在挣扎,她只是随着触手的纠缠机械地运动着,日日夜夜未曾停止。所幸,挣扎的停止换来肉团的一定松懈,人们可以看到被层层触手缠绕的王女部分身体了。所谓『部分』身体,是因为在淫兽日以继日的分泌下,粘液终于漫到王女大腿根之上。王女的王室礼服已经破碎,却和一种新的材料形成『衣服』。人们透过粘着翠晶石柱壁,可以看到王女身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粘液,像连体衣一样覆盖全身,那是最难以清洗的液体,如今将尼希莉丝雅紧紧包裹,唯有下贱的方法才能解除着该死的东西……按照惩戒的流程,您还有一半时间就解脱了。苍老的礼司仪轻轻抚摸着翠晶石柱,那里尼希莉丝雅被密集触手包裹,只露出些许白皙脸颊的头,正无力地靠着内壁,随着鼻、耳、喉中的触手蠕动着。老人看不见王女殿下的眼睛,却能看到她脸上残留着昏迷前的楚痛,内心忽然十分悲伤。
老人看着已经漫到周身一半的白浊粘液,忽然感慨不知道殿下您现在是不是灵魂已经安息在圣母怀抱,只留下肉体继续受到煎熬呢?华多拉的粘液是它的生殖液,而触手却既是性器,又是排泄口……该死,低贱的生物竟然用浑浊的白色粘液和粗黑的排泄物玷污我们的王女!……殿下,我不知是希望您就此死去还是希望您能坚强地活下去……王国就要覆灭了,王女殿下,您能保佑您的子民吗?
……
…………
我已经死了吗?全身麻痹,不再感受到那持久的痛苦撞击。
为何眼前还是一片黑暗?那漫及腰身的粘稠感……原来我昏迷了。尼希莉丝雅在梦幻与现实中缠绵,平日里永远清晰冷静的大脑也开始迷糊……尼古拉,我不怪你。
呵呵,精灵赐我永生,那粘液漫过头顶会让我窒息而死吗?……已经多长时间了?一年,两年,十年?……西法帝国太强大了,你无法抵御,我必须保护你,我唯一的亲人。
这就是『女性的地狱』吗?身体好难受,感觉好奇怪……这滑入喉咙的固状物是淫兽的排泄物吗?真恶心……弟弟,你太急躁了,我终会将王位托付给你,当一切安定下来。
弟弟,小心点,鲤鱼要吐出刺慢慢吃……一定是史蒂姆蛊惑了你……………………………………………………………………为何感觉粘液在流逝,我在做梦吗?
………………………………………………………………这朦胧的光感,这是阳光吗?我已经回归圣母怀抱了吗?
………………………………………………………………然后,尼希莉丝雅陷入沉沉的睡梦中。
她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是真正的绝望,以及,深渊……尼希莉丝雅从黑暗中慢慢转醒,王女的头脑终于开始冷静运作。她发现自己仍然几乎听不见,看不见,没有嗅觉,周身浸泡在冰冷的液体里,却绝不是华多拉淫兽的体液,倒是身上仍紧紧覆盖的一层,陪伴着她度过不知多少年的『衣服』,给她熟悉的『感觉』。
冰冷的水,即使堵住鼻也能感受到的恶臭,脖颈上隐隐约约的锁链束缚感,这里是……地牢!
〈来我美丽的美人鱼睡醒了~
是谁!尼希莉丝雅寒毛紧蹙起来,她竟然不知道身边有人!最关键的,明明耳朵被粘液封住,为何自己能听得见这人说话?
别紧张,这只是加驻给你的短暂的心灵魔法~为什么……没错,我听得见你的心声哦~现在,『睁开眼睛』,和我『说话』尼希莉丝雅顺应着这种感觉,慢慢『睁开眼睛』。她是在昏暗的地牢里,或是说肮脏的水牢里。昏黑的水面上漂浮着秽物和他人的尸骨,而跟她说话的……是西普亚!
西法帝国的皇帝!
〈来你还记得我,两年了,那个害我损失好多良机和兵马的『伟大王女』,我可是念念不忘啊。怎么现在成这种模样了?西普亚·西法的耻笑让尼希莉丝雅感到耻辱,可是她也看到自己的肮脏模样:浑身覆盖在低贱的魔物体液中,浸泡在敌人肮脏的水牢里,没有一点一国王女的模样。
你要笑我,要欺辱我,尽管来吧,别说无用的话!看来你还没清醒啊,那我帮帮你。你还记得自己在哪受刑的吗?……!我还带来你最爱的亲人,最恨的背叛者,说完,西普亚一扯绳子,一个人落入污池中溅起四散的污水,撒到尼希莉丝雅身上弟弟!……尼古拉,你为什么在…因为尤西利斯王朝毁灭了,帝国胜利了,姐姐!不要叙旧了,你亲爱的姐姐可在受苦呢,你知道华多拉的生殖液该如何除去吧~用,用雄性生物的精液没错,那么快点上演姐弟情深的剧目吧,我等不及了!对不起,姐姐!我不想死!尼古拉,弟弟的声音在尼希莉丝雅脑海中回荡来吧,我不会永远不会怪你的。
尼希莉丝雅默默想着。
将你姐姐可怜的五官解放吧。尼希莉丝雅忽然被弟弟扑倒在污池中,脸颊被滚烫的硬物摩擦,却找不到侵入口。
该死!!!尼希莉丝雅用心灵的视角看到弟弟赤红的双眼,忽然明白这是专门为了羞辱她而排演的戏,她忽然深深地感到害怕,哪怕被淫兽玷污,也比被药物和性欲控制的弟弟侵犯要好啊。
笨啊,不会先自射一发融掉障碍吗~于是没过多久,随着一声长啸,尼希莉丝雅感到脸上,胸前,双颊,头发,都被滚烫的液体覆满,淫兽的粘液开始溶解,尼希莉丝雅闻到水牢中的恶臭,精液的腥臭,她看见昏暗的水牢中自己最爱的弟弟正如猛兽扑食一般骑在自己胸前,她看见西普亚站在远处,牵着绳子,捂着鼻,嘲讽地笑着。
『弟……弟弟!唔!……』尼希莉丝雅的声音低沉沙哑,随即连说话的能力都被夺去。尼古拉奋力地抽插着姐姐嘴中的JB,他撕扯着姐姐迷人如初的黑发,嘴里呢喃着『姐姐,姐姐,我最爱你了……』过了很长时间,久到尼希莉丝雅感觉意识快要离自己而去时,尼古拉忽然猛地一拽她的头发,在吃痛的同时,大量的比淫兽还多,还烫的液体涌入喉管。液体想要涌出,却被依然挺立的JB堵住。
尼希莉丝雅痛苦地呕着,却被弟弟制住脑袋,无法吐出。
『够了,尼古拉。』西普亚看尼古拉似乎还想找其他地方发泄性欲,猛一扯绳子,尼古拉被扯上岸,脑袋被踩住,动弹不得,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
尼希莉丝雅开始干呕着,随即白浊液体从鼻腔、喉咙涌出,她不住地咳嗽『王子性欲可真高~哈,尼希莉丝雅,瞧瞧你的样子,狼狈,丑陋,你果然不配王室称号!』『那么,你现在知道了,你守了7年的王朝被完全毁灭了,你和你亲爱的弟弟现在是我的阶下囚,感觉怎么样,很爽吧~』西普亚拽着尼古拉向外走去『好好休息吧,等你出去,将会看到真正的地狱喔~』水牢里恢复了寂静,只剩下老鼠的嘶叫声,苍蝇的嗡鸣声,蛆虫的蠕动翻滚声。不久呜呜声传来,随即声音变大,开始嘶声痛哭起来。尤西利斯伟大的王女殿下,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再回答她的疑惑。……